白马公主009

【DMC5】【新VD】忘记他(二十二)(二十三)

官方漫画牛逼!!!

一张彩页把我这个因为炎热、中暑、夏季乏力、拖延症综合症并发症重度患者……一下子炸了起来!你看我恢复精力了!你看我这灵感这不就来了吗?!(虽然修修改改又把重点完结的内容拖到后面去了……)


二十二

  

没人在眼前的时候,他俩的关系又恢复到互相缄默不言的状态了。

路灯洒下清幽柔和的光,V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低头翻着他的诗集,身旁躺着银发的男人,那个眉目已然沧桑却依然很英俊迷人的恶魔猎人。

沉默的两人心里想着的或许是同一个问题——“他”究竟是怎么变成今天这副德行的?

 

然而谁也不愿意开口主动去问——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此间默默无语,沉默中仿佛有种不言自明的默契。

他们之间——没人愿意提起过去,也没人愿意去想未来。

 

但,给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多,再有一个小时就会天亮,到时候他们又要继续这段旅程。

这段旅程……已经将近重点了。

这个公园——不,这整个城镇,几乎已经空无一人。

哪怕是此刻维持着安宁的面色的两个人,也感觉得到脚下的大地在摇晃,黑暗的力量在地底蔓延、滋长,等到那些恶魔的藤蔓破土而出的时刻……就是恶魔大肆杀害的时刻。恶魔在以惊人的速度吸取一切他可以吸收的力量。

他们所剩时间不多——但V坚持要让他在这儿歇一歇脚。

 

“还好尼禄没有跟来。”但丁偷偷这么想,瞟一眼V——那家伙沉静如水的脸庞压根没有表明任何有所思念、有所牵挂的迹象。

当然,他猜他自己也是一样——他们兄弟俩都有一张超凡脱俗又拒人千里的冷淡脸庞,总能在泰山崩于前时、在心乱如麻之际还能维持着若无其事的表情。

 

胜负仿佛不重要。

未来似乎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V在这里陪着他——这才是最最神奇的一点——有生之年的头一遭,他兄长居然这样静静陪他走完全程。他还以为他俩要互相砍杀到死、到世界尽头、到灵魂都灰飞烟灭为止呢!

——没想到V还陪着他。

 

虽然并不是完全的Vergil,但V……确确实实是站在他身旁,伴他左右,与他并肩同行。

很难想象一个站在他身边的Vergil,正如他很难想象一个一边战斗一边脚踏着轻盈的舞步一边吟诵诗词的诗人Vergil一样——“不苟言笑”“冷若冰霜”才是Vergil的标配,其他的……其他的一切的存在,都感觉与Vergil完全不符……

他太习惯于那个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兄长了——太习惯了,太适应——以至于现在看到眼前的V都感觉完完全全的不适应。

这人看上去更像一个温柔可亲的朋友,一个优雅、贴心的知己……他生着那么无辜无害的面容,有着那么动听温淳的嗓音,居然还会笑!还会摆弄魔宠当玩具——见了鬼的Vergil!天杀的Vergil!他可从未见过这样纯良的Vergil!

如果这又是Vergil的骗局呢?

——在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他忽然想到。

倒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从V第一次对他亮出真正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就早有准备。但是他那时候心大得很——纵然是Vergil想要故技重施,又在搞一些阴谋诡计想要坑害他,他也不怕,他胜了Vergil三次,不外乎是再胜他一次。如果输了……大不了,就是个死呗……但,纵然是死亡,他也有准备和他那位与他血脉相连、纠缠了一生一世的兄长同归于尽。

——最坏的打算也不过如此了。

 

但如今他忽然变得没有把握。

还未接近魔树的边缘,他已经渐渐感觉到那恶魔的实力远非他所料想——越接近目的地,双子天生的感应就已经让他觉察到对方的威压是何等的强大。

这……恐怕并不是过去任一时刻他曾面对的Vergil,而今那个恶魔的棘手程度已经不能与过去任何一次与他交手的Vergil相提并论。

——形势于他极其不利。他已经感觉到这一点。

 

但V……他知道这一点吗?

他抬眼看V——V的脸依旧平静如水,眸子如幽夜深邃。

如果……这是Vergil最后的陷阱……

如果……这是Vergil最后一次放手一搏,想倾尽此生所有赌注要将他的宿敌弟弟置之死地……

 

“看着我做什么?”V懒懒地开口,从他注意到但丁停留在他脸上的视线时,他已经收起了诗集。

“我觉得眼下可得好好看看你,占点便宜~”但丁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俏皮而幽默,“可别到了明天,我想看都看不到了。”

“怎么会看不到?”V不禁莞尔。

“就是……有种预感。”但丁慢悠悠地说。其实他在想,他这次可能真的回不来——是的,他早已做好了这个打算。

 

他什么都已经预料到了,但唯一没法估算的——就是V。

 

在他最坏最坏的想象中,也委实无法想到——自己与Urizen同归于尽后,V会怎么样。

V看到他死了,会很高兴么?会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与自己作对了一生一世的弟弟,终于拥抱着那一半黑暗的恶魔,永远坠入地狱么?带着他耻辱堕落的记忆,带着他今生都不得见光的疮疤与记忆……永远的消失了……

 

或许,那样对V来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情。

——从此这世上不存在所谓的黑骑士,从此这世间唯一知道绷带怪客吉尔维的故事的目击者的痕迹也被抹去,关于Vergil本人黑暗堕落的一切历史,都会随着但丁本人的死亡永不复还……

——从此世间只剩下V。

 

V,优雅而纯净,漂亮又温柔(这人可能是把Vergil身上为数不多的闪光点都从骨子里一点不剩地榨出来了似的)……迄今为止都没有干过任何太过伤天害理的事,还是尼禄的半个亲生父亲,对尼禄也充满关切和喜爱(远比那小子的混账老爹和不靠谱的叔叔要好)——如果这场战役中有谁能成为最后的生还者——但丁愿意举双手表态——没谁比V更配活下来了。

 

“一想到即将和亲爱的老哥碰面——我就兴奋得睡不着啊~”但丁挑了挑眉,果然坐了起来。

V微微一笑,并不说什么。

“我上去海扁那个大魔王的时候,你可不许插手。”但丁摩拳擦掌道。

V含笑点头:

“放心吧,但丁——你就算是死在我眼前了,我都不会眨眼的。”

 

二十三

 

V当然用不着眨眼。

——因为这家伙在眨眼的功夫里就逃得人影不见,连个鞋印都不带留下的。

——这还没走到魔王的老巢呢!

 

但丁只觉得诧异——他从记事起就不知道他兄长还有这么胆小的时候。要么,这家伙从头到尾就一直是个冒牌货。要么,就是狡猾的V在私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学会了惜命。

又或者——这一开始就只是一个引诱他的陷阱呢?

 

“V~我感到有些难过……”但丁喟然长叹。

他难过的不是V的背叛——反正他这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暗算,也不是第一次被Vergil设计。

他难过的只是他自己——他为何总能在对Vergil的一切都有所预料的情况下明知故犯?

“早就知道这家伙靠不住……但……”他抬腿飞奔,暗红的巢穴里回荡着他轻盈、迅捷的脚步声,“总也免不了把他往好处想。真是傻啊……但丁——总是这么好骗,总是这么蠢。难怪维吉尔屡次见面都这么笑我……”

 

维吉尔会说什么呢?坐在魔王的宝座上,高高在上地再一次侮辱他弟弟的智商?

你又上当了——但丁,我都没有挪一下,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V是什么人?你就那么信任他么?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兄长冷冽的、闪烁着嘲讽的光芒的瞳孔。咧嘴冷笑时那熟悉的弧度近在眼前……

但丁只有苦笑。

——你就得意吧,你就尽情嘲笑吧——Vergil——百年难得一见你有笑起来的时候。

反正他这人没有什么别的地方比这个老哥强,唯有这多年来千锤百炼的脸皮——绝对比他老哥厚上数十倍。

 

这儿和他从前走过的一切的路途都感觉不太一样。

猩红色的大地绵延不绝,周遭一片血色朦胧柔软结实又封闭的空间……这儿的感觉给人如此奇怪——他好像不是走在人魔两界交接的路途上,倒像是走在某人血脉交连的心脏里!

 

强烈的、熟悉的心跳声忽然传来!

多么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不是从空气中传来的,也不是用耳朵听到的,而是从他的胸腔里听到的另一个巨大的、迟缓的节拍!

这种强大的威压,这种令人屏息凝神的气场——

 

——枯藤枝蔓盘桓的大门被他用剑一把劈开!

几十年都没有遇到这样值得他认真的对手了!

那就来吧!Vergil——是笑是骂还是相杀统统都来!他倒要看看你……

 

然而里面的场景令他错愕。

 

没有维吉尔……

根本就没有……

 

没有想象中那清冷如月、高贵冷傲的男人,没有冷酷傲慢的嘲笑,也没有高高在上的俯瞰他的眼神……

 

坐在那魔树的宝座上的是一个巨大的怪物。这玩意仿佛是用畸形扭曲的树藤盘旋纠结出来的一大坨鬼东西,这玩意应该是用鲜血灌溉起来的——那一坨丑陋、畸形的庞然大物就坐在那儿,坐在他面前,迟钝、笨拙,看向他的眼神也是浑浊混沌一片。那见鬼的东西身上的枝条连着脚边的血池,无数鲜血为他那庞大的身躯输送着魔力。

 

一眼望到这怪物的时候但丁差点没吐出来。他半生以来打过的形形色色的丧尸、恶魔加起来都感觉没这玩意恶心!也许就克苏鲁神话里能找到个把能和此物的可怖相貌匹敌的对手了

 

他真的发自内心地拒绝承认这么一大坨血腥且呕心的玩意竟然是他哥……

 

那怪物带着猩红的眼睛转向了他,这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些疑惑的神气:“什么凡人……敢来冒犯……我?”

他迅速切换到自己最好的状态,俊朗的脸上露出一贯潇洒可爱的笑容:“Jackpot?”

 

那只猩红的眼睛忽然睁大了,可怕的瞳孔中绽出异样的情绪:“Dante!”

 

……

 

“嘶——!”V猛地揪住衣襟,缓缓地往墙壁倒下。

“V?”尼禄关切地靠近,想要伸手扶他。

V控制不住地剧烈咳喘着,却用拐杖隔开了尼禄的手:“我……没事……刚才那只是……”

 

——是郁结于胸口的愤怒炸裂的畅快!是猎物终于上门时候心头的狂喜!

他感受到了。

那种残忍的快意在一瞬间炸裂胸腔的感觉……让他瞬间四肢冰凉。

 

“快去……”V低声说,“这场面不对头……尼禄,这和我所想的完全不一样。那个怪物……他……他对但丁分毫没有忌惮,也没有——”

也没有丝毫容情——

Urizen……他强得过头了,绝情绝义得过头了。

但丁站在他面前,但是V却丝毫感觉不到但丁对他而言有任何威胁,相反,Urizen反而对此情此景有种……胜券在握的、难以抑制的喜悦。

 

又来了……

又是这种感觉。

当吉尔维把阎魔刀一刀一刀插入托尼身体中,一刀一刀凌迟着他的同胞弟弟的时候——就是这样残忍又快慰的感觉……这种冷酷又根深蒂固的毁灭欲,连带那划破肌肉血脉的刀口,都似乎带着来自无间地狱的腐毒。

 

可V只感觉到恶心作呕。

他喜欢干净,他喜欢安宁,他还是喜欢那个完好无损、神采飞扬的但丁的……而不是一个被恶魔削成了肉泥、血肉模糊的尸块……

这一回可不同于在特尼米诺高塔上——这一次“维吉尔”那里可就没有任何人性面出来作祟,阻碍他对弟弟痛下杀手了。

真是怪事——他为什么会和那样血腥可怖的玩意共生?!又是为什么,这么清醒、理性的他没能分到维吉尔为之骄傲的最大力量,偏偏本尊身上所有的魔力都选择了那个玩意?!

 

那家伙真的不可战胜吗?

但丁现在面对那么个庞然大物,他的处境会变得怎样?

V问自己。

他感觉到胃里一阵痉挛——这个问题他真的不能细想。他不愿去想……如果连但丁都无法战胜那家伙,结果又将会怎样?

 

天呐……

 

“V?你脸色看起来真的不太好——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吗?”尼禄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

他挥了挥手:“继续走,尼禄……咱们只能前进了。眼下我也别无选择——要么,咱们一起活,要么,大家一起死。”

 

他临阵脱逃跑得那么快——那速度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惭愧了。

但他跑了并不是为了把但丁甩下,他只是想回来……全力一搏。

 

撑着点吧,兄弟……请你在一切希望破灭之前,再听他说最后一句……

 

【“我也渴望能见你一面,但我清楚地知道,唯有在你也想见我一面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TBC)


评论(5)

热度(78)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