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公主009

【DMC/VD/】一颗扭蛋引发的A计划(中下)

没完结!所以我打了个“中下”!我真机智!

本回可以看各个V之间的互动~

以及4V亲身示范史上最直男的撩妹(弟)方法~哈哈哈哈~

 

V的手指恰恰翻过手中小说的一页,耳边又听到乒乒乓乓一顿乱响——真是叫人不得安生,他为了躲避这些嘈杂的声音都已经躲到走廊上借着路灯看书了。

“你们就不能让那个傻大个别闹得那么响吗?”V无可奈何地站在走廊边沿冲着下面喊。

下面几个维吉尔对此反应比较冷漠。那个穿着甲胄在家里踢踢踏踏走来走去的家伙还在肆无忌惮地把地板踩得震天响。

“谁能帮忙帮他把那身冒着傻气的铠甲给脱了?”V又喊道,“他那鞋子吵得我都要神经衰弱了!”

还是没人理他。3V借着灯光在擦拭他的阎魔刀,4V在挨个儿清点他的扭蛋收藏,5V和他的宝贝弟弟在隔壁房里低声煲电话粥,至于U——这家伙唯一比黑骑士强一点儿的地方就是他不会闹出太大动静。这会儿U正挥舞着细细的触手想趁4V不备偷摸着拿两个扭蛋玩玩,但是被4V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就没敢动。

V四面无援,只能无奈地退了回去。

片刻后,那踢踢踏踏的沉重步履居然在二楼响起,渐渐逼近他所在的位置。

V的眉目阴沉一片,缓缓掏出了手杖:“行吧,你自己送上门来——别怪我打你。”同时他又在心里悄悄哀叹着自己为什么不搬出去住呢,干嘛非要跟维吉尔们赖在一起?事务所那儿指不定比家里还安静些——但丁们虽然各个看着比较讨厌,但是私底下这些弟弟们其实都挺沉默寡言,确实安静——他们能睡着的时候就绝不开口讲话,而且他们在战斗以外的时间里、尤其是懒病犯了的时候各个都讨厌制造噪音。

金属磕着木地板的钝音很快来到了他身侧:“D-a-n-t-e——”

“别响,这儿可没什么但丁~”V淡淡说着,又翻了一页书——这回他拿起来的是自己的诗集。

“Dante——!”黑骑士的声音却变得高亢起来。

“啊,你认错人了。我跟你一样——也是Vergil。”V转过身,往前走,企图甩掉他,谁知道那个一身铠甲的黑骑士却执着地盯上了他,一边追着他一边嚷着但丁的名字。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需要我给你修理修理吗?”V耐着性子问。

“你把但丁藏哪儿去了——交出来。”出乎意料地,黑骑士居然对他伸出了手掌。

“开什么玩笑?!”V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看见今天早上……瞧见你……你拉着他从那个房间里出来……”黑骑士缓缓地指了指不远处的门,“你肯定把他又藏起来啦——”

V不待他说完,马上放出聒噪的鸟儿,巨大的电网迅速炸开,直接把那黑骑士炸得人仰马翻。敏捷的黑豹也猛地扑上,冲着那大块头就是一顿打。

“不要乱讲话,知道吗?”V冷冷地说。

 

“你们在楼上搞什么?!”下面正在打电话的5V厉声喊,“不要吵得人连电话都听不到!V——把你的鹦鹉收起来!”

“行,马上收——”V朝他喊,转头却飞快对Shadow和Grrifon低声说,“把这家伙给我往死里打!打得他不能讲话为止!”

被他和魔宠们也给惹怒了的黑骑士也忍无可忍地挥起了大剑:“把——但丁——交给——我!”

V身手机敏地在大剑的剑影中跳来跳去,时不时还挥舞着银色的手杖跟他拼上一刀。

他可绝没有半分手下留情的意思——一来他不想要这个傻傻的黑骑士把今早的事说溜了嘴,二来他本来就对这个黑历史时期的自己深恶痛绝,如果能把这玩意打趴下甚至是打成个残障他都觉得再好不过。然而——

一柄熟悉的剑架住了他的攻击,一下子把他给弹了开去。

居然是一身轻便的1D——这家伙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就知道你们这伙人不会好好待他!”1D瞪着V说,“你们私底下连自己都不放过。”

“你来做什么?”V惊讶道。

“我来瞧瞧他,”1D坦然说,“没想到吧——你虐待‘弱势群体’的事被我逮了个正着!”

“就他?”V感觉好笑,“他还‘弱势群体’了?”

“你没见他神志不清么?!”1D愤愤道,“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全!你们这些脑子机灵、手脚完好的Vergil就知道欺负他!”

黑骑士这时候才从地上缓缓站起来,模糊地唤道:“但丁……”

1D用力拍了拍黑骑士的肩膀:“我在呢,兄弟。”

“这么喜欢他的话,你倒是把他带走啊~”V淡淡一笑,“你带他走,我们这儿没人有意见。”

“哼,我带他走,让你得了便宜吗?”1D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脑子,“我偏不——我就把他留这儿,让你们受折磨。直到你们哪天知道怎么相亲相爱为止!”

“我们跟他相亲相爱?”V感到好笑,“你有没有搞错?”

“你们这些维吉尔就是缺乏爱心,就该在实践中好好学学基本的——怎样爱自己!”1D大声说。

“说什么梦话呢,弟弟?”V好看的唇角露出嘲讽的微笑。

“你们要相亲相爱就相亲相爱,反正我是死都不会承认这儿的一个两个废物、智障、还有一些牛鬼蛇神……会是我自己。”3V凉凉地说。

“你在说什么?”4V坐在他对面,这会儿也不把玩扭蛋了,直把那冷冰冰的目光盯着3V,“你骂谁废物?”

V叹了口气,看来今晚一场大战依旧不可避免。他把诗集放回衣兜里,呼哨一声叫来了Griffon,抓住他从阳台飘飘荡荡飞出了屋子。

 

……

 

窗外月色正好,他才落到草地上就赫然发觉一片幽静的空地上站着个人。

好家伙,一直那么一声不响地站在那儿,跟个雕像似的,把V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时,原来是4V。

“你怎么也出来啦?不是跟3V打架吗?”V问那个最最年轻的自己。

“我是准备揍他的,但是那个但丁火气比我还大。”4V说,“我看他们打得难分难舍,就不去凑热闹了。”

“可能1D也忍不了别人当面骂他老哥‘废物’吧?”V叹了口气,说。

然后他甩着手杖,踏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走不了一会儿他发现4V居然一路紧紧跟着他。

“跟着我做什么?”V问道。

4V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不做什么。”

V继续走,召唤Shadow踩上滑板鞋,在月光下的绿地上曲曲折折地滑行。回头一看——4V居然还是不紧不慢地跟着。

这可叫人搞不懂了。

“我就出来散散步,”V无奈道,“等家里清静了就回去。你不必跟着我的。”

4V停了一下,忽然说:“我……我就想问问你——”

“问我什么?”

“我将来……真的会变成那副惹人厌的模样?”

4V的声音很轻,彷如这透过云层洒下的月光一样轻飘,浅浅的音色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游走。

他问的是自己将来是不是真的会变成1V那个惨兮兮的模样。

“哦……”V停下了滑行的步伐,认真想着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哦……你的将来——对我而言,仅仅只是过去的一场梦。”

“哦?”

“是……有时候,咱们运气很糟,所以我们显得满脸晦气——整个人看着跟镀了光的煤气罐似的难看……”V仔细瞧着那个年轻的自己,好在4V的容色依旧隐忍、冷静,丝毫不见惊惶之色,“但是事实上,那段日子对我而言并不长……痛苦的日子更像是噩梦,噩梦里你自己并没有太多自我意识。相反倒是——梦醒时分来得很快,而且一旦醒来,你就会发现——你亲近的家人、爱人又回到你身旁了。”

“……”

“人生总是会受一点煎熬的,是不是?”V风轻云淡地说,“不过我可以说点事让你觉得好受一点——你遭受多少痛苦,但丁比你痛苦十倍百倍,而且——他清醒的时间,远比你感知到痛苦的时间更为漫长。”

V说完就放声大笑。但很快,他的笑声就收住了——因为他发觉眼前的年轻维吉尔压根就笑不出来。

如果是换了别的维吉尔,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冷笑出声,但是面前站着的是4V,年轻稚嫩,冷静而且耿直——完全不能理解这个笑话意义何在。

“哦,看来这个笑话不好笑。”V无奈地摊手。

 

“我刚刚瞧见……1D对那个黑骑士挺好。”4V迟疑地说。

“是啊,这儿的人除了但丁自己,大概没谁乐意去护着那个铁罐——哪怕我自己都不乐意。”V一提起1V也是条件反射地不爽,但还是耐着性子跟4V对答。

“无论哪个但丁,都对维吉尔这样吗?”

“是啊……无论哪个……”V重重地叹气,“几十年如一日,他就这么……痴心不改。”V暗地里翻个白眼——不管你怎么伤他、虐他,把他按在地上打,或者对他痛下杀手哪怕把他给上了……嗯,反正他还是这样。他总会回到你身边的。

 

“那……那个但丁,是不是也这样?”

“嗯?”V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哪个但丁?”

4V的脸上划过一丝犹疑:“那个……总是孤零零的,没有哪个维吉尔陪着的那个。”

“……”V想了半天才隐约想起来是哪个,“哦,你说的是很高很苗条,一直都不怎么说话的那个但丁?不好意思——那个但丁我也不熟悉。”

“其他的维吉尔知道任何关于那个但丁的事吗?”

不知不觉间,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并排走着了。

 

“恐怕……不太可能吧,”V尽量把语气放得委婉一些,“因为我作为最后的维吉尔,我的记忆中都没有任何有关他的记忆,那么其他维吉尔可能也对他一无所知。”

年轻的4V不说话了,只是沉默着与他一起漫步前行。

“不过你要是想打听……我可以帮你去问问那边的但丁们。”V叹了口气。他知道对于清高惯了的维吉尔来说,要主动开口去接近某人是多么大的困难。没关系,你们这些抹不开面子的维吉尔要这么清高也没关系,反正V帮着问问就好啦。V作为一个人性十足的维吉尔还是挺看得开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不!”令V吃惊的是4V的反应,“我要自己去问。”

“你……行吗?”V很没有把握,虽然4V看着确实比3V要好上那么些许,但是——看这模样还是怎么看怎么像是容易和弟弟们起冲突的对象啊。

4V面色凝重:“我自己去问他!”

 

如果是不清楚状况的人,看4V这张视死如归的脸,恐怕不会以为他是去跟人家示好的,多半会以为他是要上门血洗人家全家。

 

 

躺在卧室里补觉的5D是被一阵“咚咚”的敲窗子的声音惊醒的。

抬头一看,窗户外面明月高挂,被鸟儿吊着的V就跟一个巨型蝙蝠一样趴在窗子上对他微笑。

“你就不能走正门吗?”5D爬起来给他这个另辟蹊径的兄长开窗子,“这是干什么呢,V?大半夜爬窗子干什么?”

“我不能走正门啊——下面的人我都得罪光了,我怕一进来就要被他们打成肉饼啦。”V小声抱怨着,一面拉住5D的手跳进了他的卧室,“那个脾气暴躁的尼禄也在下面,我刚刚来的时候就瞧见了。”

“哦?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你要冒着被众位但丁打成肉泥的危险也要跑来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那儿有个呆子莫名就害起相思病来了。”

“啊,是那个年轻的维吉尔吧。”5D不经意地说。

“你怎么突然变得聪明起来啦?”V笑了。

“这也太容易看出来了——所有维吉尔里面,就他一个最反常。”5D说,“他居然不跟他弟弟作对,还把他弟弟毫发无损地送回来了!明显就是因为恋爱中的人心情好的缘故——话说他看上谁了?”

“……”V一时都不知道该夸5D眼光毒辣还是该骂他反应慢,“他好像喜欢2D。”

“???”5D看起来很是吃惊,“可是这个但丁他一点儿也不了解啊!”

“他说他自己会去了解的。”V毫不在意这种细节问题。

“……没人告诉你们,那个但丁有些小毛病吗?”5D惊讶地说,“他那个状态一看就不是正常的但丁啊。”

“怎么?”V再才注意到5D的脸色,“2D正常不正常又有什么关系?”

 

……

 

4V找到那个沉默寡言的但丁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在湖边看着夜景。

群山围绕的湖水如果在阳光晴好的白天,会是纯净澄澈的湛蓝或者翡翠绿色,美得宛如一大片宝石。这会儿是夜间,原本黑茫茫的水面上被周遭闪亮的霓虹灯给点亮了。这儿一带是不错的风景区,有旅馆,有餐厅,有商业街,有度假木屋,甚至还有赌场。

但丁一个人伏在摩托车上,抛着他手里那枚硬币,但是他并没有去瞧那边热闹喧嚣的赌场,而是一个人在湖边望着茫茫水面出神。

“我……刚刚到处在找你。”年轻的维吉尔走近了他那个陌生的弟弟,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又停住脚步,确保但丁站在听得到他说的话的距离之内他就没再靠近了,“听说你很喜欢在赌场附近闲逛。我就来这儿碰碰运气。”

但丁依然玩着硬币,并不接话。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觉得你跟那些但丁不同。你看着比他们几个都要强大。”年轻的维吉尔采取了错误的表白方式,他以为用这种腔调讲话能够体现出他很看得起这位“与众不同”的但丁,其实他也确实很欣赏他。

但丁只是回眸淡淡看了他一眼,又调转目光去欣赏湖景去了——可能这五光十色的湖水比他年轻的哥哥要好看许多?谁又知道呢。

 

年轻的维吉尔感受到了冷遇,也感觉到了怒气:“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话?”

“我听到啦。”但丁终于开了金口,依然面色冷漠。

——自始至终,维吉尔也就那样,三句话不离“力量”啊,“强大”啊,还有他心爱的斯巴达老爹什么的。

但丁对他这套说法已经腻味了。

 

但年轻的维吉尔没有腻味,反倒是在这方面很来劲:“你沉默寡言,我看着倒是觉得你有些可靠。毫无疑问,你这人比其他几个花里胡哨的但丁要强上些许——或许你够格与我论交~”

但丁非常惊讶——他亲爱的哥哥无论在什么年龄段,都能把这世上最傲慢无礼最中二好笑的话讲得如此理直气壮:“我看你是太抬举我了。”

他说着抬腿就跨上了摩托——

“等等!”年轻的维吉尔一把抓住了这个看着比他成熟多了的男子的肩膀,“我说了允许你走吗?”

然而但丁压根就没有踩油门——他其实只是想换个姿势坐着。好吧……眼前这个维吉尔还是讨厌的维吉尔,但还没有达到他记忆中那种“不近人情”的程度。

他缓缓伏在摩托车上,眯起眼睛瞧了他年轻的兄长半会儿:“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跟你说话时候你能不能好好看着我?!”维吉尔一字一句地道。

“我看着你了。”但丁趴在摩托上,轻飘飘地吐了几个字。

 

“你……”年轻的维吉尔深吸了一口气。

“我怎么?”

“你真的强到能够一人挑战蒙杜斯和混沌魔王么?”最后问出来的还是这句话。

但丁一下子就变得兴致缺缺,他直起了身子:“我只是运气好。”

 

“那么我——”维吉尔还要说。

“我相信给你同等条件的话,你也能。”这位相貌出众的成年但丁打断了他年轻的哥哥——他仿佛一眼就能看穿维吉尔想要说些什么,“只是你一向都很不幸,没有我那样的好运气。”

但是但丁所有的对年轻人的耐性都在这毫无营养的谈话中耗光了——维吉尔真是终极话题杀手,无论什么事儿都能在他的主导下变得索然无味。

这次但丁真的拧动把手发动了车子:“晚安,Vergil。愿你的梦里总有伟大的荣光与传奇,愿你天天都能有今夜这般的狂性和傲气。”

 

然后在夜风中,在维吉尔瞠目结舌的目送下,银发红衣的猎人扬长而去。

 

这个但丁真的有点不对头。

别的但丁看见他都是主动贴上来,冲他招手,大呼小叫地问他好或者冲上来砍他的人,唯独这个但丁对他爱理不理。除了之前偶尔突发性地送了他两颗扭蛋之外,这个但丁对他就没有太多的表示。这忽冷忽热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一转眼不见就好像不认识他了似的……

年轻的维吉尔终于恼了,骨子里对弟弟的仇恨终于被撩拨起来,虽然还未到熊熊恨火的地步,但怨气也足以让他郁闷三天了。

 

……

 

“那个但丁有点儿感情障碍症。”5D说,“所以他……不是那么好交流。”

“那不正好?”V微微一笑,“维吉尔也不爱交流,他俩正好——一个天残,一个地缺,正好一对儿。”

“要真是那样就好啦。”5D说,“2D人是不错——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几个当中性情、气质最完美最接近理想化的斯巴达的一个。在他自己愿意的时候,他可以对你很好。但是他一旦心情不好,你就算是变成蒙杜斯在他面前飞他都懒得理你。”

“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V趴在他床头,说。

“还有一点——我忘了说,”5D忽然想起什么,“他可以对别人很好,但是他不爱被感情波及。我记得没错的话,他这人其实挺任性的。因为自由自在当独行侠当惯了,所以他也不喜欢惯着别人。”

“那挺好啊,没毛病。”

 

“我是说——他喜欢孤身一人。”5D强调说,“他不喜欢有人打扰,也不喜欢有人陪。他的心早已不习惯幸福,而且寂寞永远都是他的良伴。”

“……”V终于有点惊讶了,“你这状态要持续多久才能好?”

“我也说不清……”5D耸耸肩,“那种间歇性发作的孤独症,到现在我自己都不敢说完全好了。但2D无疑是最严重的时候。”

评论(30)

热度(144)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