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公主009

【DMC/VD/新VD/ND/】一颗扭蛋引发的A计划(番外篇)

这个其实不算主线剧情啊~就是主线衍生的一些CP:

主要内容是新V X4D和4ND,5ND,以及双N见面的碰撞和火花~


 

笃笃的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起:“该起床了,懒虫们。你们要错过早饭时间啦。”

经过了地老天荒一般的漫长,卧室的门才缓缓打开。

应门的银发少年人生着白皙如雪的肌肤,有些发红的眼睛,怔怔地瞧着眼前黑发的青年人:“你……”

“这就不记得我了?我也是你父亲啊。”V轻轻叹气。

尼禄的脸上浮现出片刻的困惑迷乱,片刻后他恢复了清醒,对V说:“早餐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我直接拿房里来。”

“怎样都行。注意别让你父亲瞧见。”

“我……哪个父亲?”尼禄愣愣地问。

“那个……”V思索片刻,“除了黑衣的那位,你最好都躲远点。你那些父亲们,越年轻脾气越坏,性子越残忍——而且他们各个都和但丁不对付。”

“谢谢……你真好。”银发的少年人感激地说,“能帮我看下门吗?”

“完全可以。”V温柔地说。

 

尼禄的身影一转过墙角,V马上就拉开了卧室门。

“早上好呀,弟弟——你现在还起得来吗?”

洁白的床褥间有什么动了一下,片刻后,一条线条优美修长的手臂慢慢抬起,好像是为了挡住从窗口投入房间的刺目的阳光似的轻轻遮住那人的头脸。

V拿手杖勾起柔软的床帐,让那炫目的日光更加肆无忌惮地照射进来。

银发的男人半闭着眼睛懒懒地拥着被子躺着,整个人好像是陷落在堆叠的云间。即便是感觉到V的靠近,他也懒得抬眸去看他一眼。

“需要我把你的衣服拿给你吗?”V礼貌地问道。他脚边七零八落的尽是散落一地的衣裳。

男人发出轻微的鼻音,居然连回复都懒,就那么闭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要不要我扶你起来?”

V嘴上这么说着,自己却绕着床沿走到了另一侧更加靠近但丁的地方,不露声色地打量着男人裸露的优美肩胛,凌乱的银发下淡淡晕红的脸颊。

 

“——!!!”但丁忽然伸手,捉住了V悄没声息伸过来企图勾住他身上被单的银色手杖。

“放手,但丁~”V依然笑吟吟的,“我只是瞧瞧你身上……”

但丁似乎想把V的手杖给甩开,可令V自己都吃惊的是,但丁连着推了好几次,V的手杖居然还是能准确无误地调回原处,并且执着地去勾住但丁身上的被单……而V几乎都没怎么使上劲……

但丁终于睁开了眼,吃惊地瞧着V。片刻后他又轻轻喘了一下,可能已经不想跟他僵持下去了,索性撒了手懒得理他。

V看着这个疲乏无力的但丁,心里也隐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看来昨晚但丁确实被折腾得够呛,不然这会儿也不至于虚脱得连他的手杖都推不开。

 

“昨晚睡得好吗,但丁?”V的笑容愈发动人了。

“我睡得好得很。”这个有着妖艳迷人的脸孔的弟弟同样不动声色地回敬他,“就算是打雷我都听不见。”

“哦?可是我一晚上都没睡着呢——昨晚我好像是在你们楼下,但我感觉天花板都快要塌了。”V微笑着,手中的手杖却贴着他冰凉的肌肤缓缓往下拖——裹住男人躯体的床单一点点被他用手杖剥落,露出但丁美丽的胸膛和完美曲线,滑到胸腹处的时候那床单顺着那陡然收束的纤细腰线直接往下掉,一下子就滑落挂在了紧窄的臀上,那漂亮的宛如古典雕塑的完美身躯一下子就跃然眼前。

房间里的光线好像忽然亮了一倍。

纵然是一贯沉静如水的V,在看到这样肉感又美丽的身躯时也忍不住感觉到喉咙发紧。

空气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温热,银发男子半眯着的眼眸里水雾朦胧,呼吸变得紧张而急促。这关口V倒是有点后悔了,甚至悄悄希望但丁能说两句俏皮话来缓解气氛。

但古怪的是,但丁一反常态地谨慎,并没有说任何的话来刺激他。

怎么搞的?

 

V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说:“需要我扶你起来吗,弟弟?我想你的腰还没断掉吧?”

“没那个必要——我现在还不打算起来。”男人终于眨了眨眼,眼睛里渐渐开始闪烁着狡黠可爱的光,“老实讲,我不但一点也不难受,我还享受得很~而且我现在兴致正好,甚至有点跃跃欲试想要和你来一发~”

“是吗?”V淡淡地瞟着这男人嫣红的脸颊,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这会儿正不遗余力地勾着他——这是挑衅吗?还是但丁故意的惑敌的伎俩?

V在犹疑——直觉告诉他这个时间点不是调情的最佳时机——尼禄,或者随便哪一个维吉尔都随时有可能冲进来撞破他们,可是眼前的但丁的表情却如此欠揍,这让他很想赌气似的干脆把这事儿干到底。

 

但丁依然在微笑,笑得很美丽,也很自信。

这下V真的有点想退下了——但丁笑得这么好的时候,有很大可能都是他敌人不怎么好的时候。笑得这么开心,八成是在想什么主意来整他哥哥是吧?

 

V真的都准备走了。

 

这时候他听到一声类似咆哮的声音,还有争执声——但丁的脸色迅速就变了。

是尼禄——那孩子……听起来好像是在路上不幸撞到了3V,也不知道尼禄是顶撞了3V什么,就被他那个年轻的父亲逮着一顿怒叱。耳边听得那边的声音越吵越大,渐渐升级,甚至——V敢打包票说自己都听到了打斗声了——

但丁也是一脸愕然,脸上有隐隐的忧色——可是他身子却分毫未动。

V心头一动——他为什么不动?他那么关心尼禄他怎么可能不动?难道他竟然不能动的吗?

怎么?方才那自信又挑衅的微笑果真是虚张声势?

 

但丁还在竖着耳朵听那边尼禄的动静,只听到模模糊糊的“你不该……”“不能……”等等几个语气特别加重的字眼,而尼禄的声音则从一开始的低沉丧气,到后来被激得越来越高亢,最后就变成了一连串的脏字。

带着纹身的手臂好像是冰凉的蟒蛇缠住了他的肩背,V那温热的吐息轻轻喷到了他颈侧:“呐……就照你说的,咱们现在就来一发怎样?”

V的声音里含着满满的笑意,暖融融的。

更加暖融融的是V的舌尖,湿润的、柔软的唇舌一点点舔舐着他的耳廓,他敏感的脖颈……

 

……

 

书房的门被再次转动,银发的少年暴跳起来,挥舞着恶魔拳头就扑了过去——管他开门的是哪个维吉尔,他都要把这一肚子的火气都发泄到他头上去!

“诶?”开门的黑发青年愣住了。

挥舞着巨大的恶魔拳头的尼禄也是一愣,赶紧把魔力收了起来。

“做什么这么暴躁啊?”V笑着调侃他。

“哼!他们人呢?”尼禄还是气鼓鼓地。

“别跟他们硬碰硬啊,尼禄——以你现在的实力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的对手。”V叹气说,“还是先和你叔叔多讨教两招,再来跟你爸实践。”

“但丁人呢?”

“已经走了。”V静静地说。

“已经走了?!”尼禄吃惊得差点一蹦三尺高,“他——他怎么能——这儿这么多维吉尔,他怎么就跑了?我不是让你帮忙看着他吗?”

“嗯……如果能好好看着他我也未尝不想啊,但是——接走他的人,正是你呀。”V面露难色。

“我?”尼禄莫名其妙地指着自己的鼻子。

“是呀,另一个‘你’——就和你的那些形形色色的父亲们一样。”V苦笑,“你来这儿两个月,好像还没见过这个时间线上的自己吧?”

尼禄变得有些紧张,很快他恢复了镇定:“他在哪儿?另一个尼禄在哪儿?”

“应该是带着但丁回去事务所了。”V说。

“我去追!”尼禄连忙说。

“别——最好别那么干。”V抓住他的手臂,“现在的那个‘尼禄’……可能和你的想法不太一样……明白吗,孩子?那一个‘尼禄’,对他自己的父亲可从来不抱任何幻想——你看他几乎不来老家,一直都是维吉尔自己主动去他那个DMC的分店看他。”

“自己跟自己……总不至于有太大分歧吧?”尼禄支吾着说,“毕竟……他那个时间线应该也有自己的但丁啊,我……我就是想把我的但丁要回来。”

V对年轻的尼禄投以同情的一瞥:“尼禄真是太天真可爱了~”V苦笑道,“但‘那个’尼禄,并没有你这么好说话呀。”

 

……

 

他终于见到了另一个自己。

这感觉真是古怪——那个尼禄大大咧咧地翘着腿坐在事务所他常坐的位置,因为刚刚把一听啤酒一气饮尽而龇牙咧嘴,这人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是满脸痞气,看着一点儿也不秀气。早些年被克雷多耗尽心血培养出来的一点好的礼貌教养好像都丢了,只剩下粗鲁的举止和恶声恶气。

“草——多年后我长得好丑啊!”尼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第二反应是这个“尼禄”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但丁呢,很失望,特别失望。几年后的自己并没有学到他叔叔的潇洒风度,反倒是像越跑越偏了,整个人都在往一个奇怪的地方发展。但是,看久了之后居然莫名觉得这个自己还有点小帅气,怎么讲呢,虽然举止那么不修边幅,粗野暴躁,但有着他现在所没有的一股劲儿~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但他居然有点小羡慕这个尼禄的样子。这个尼禄看起来更像一个真正的成年人。

“你的但丁?”那个满脸痞气的尼禄干笑了一声,“你想要把他带回去?”

“是的。你一个人不能占着两个但丁呀。”这么跟自己讲话真的是怪怪的,好像他们之间伫立着一面不太真实的镜子。尼禄隔着另一个自己有个七八步的距离,他并不觉得远,反而觉得不想靠近。

但是那个尼禄却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按到沙发上去:“我觉得你更适合做梦去。”

“……”换了要是别人对他说这话,年轻的尼禄一定会觉得这人是在挑衅自己,他会很凶地反咬回去,但问题是——现在对自己说这种狠话的人是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抢我的但丁呢?”

“为什么……”尼禄哈哈一笑,眼中却毫无笑意,“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你老是跟那些维吉尔们混在一起,整体爸爸长爸爸短的……”

“我没有好吗?!”尼禄恼火地说,“那些维吉尔只有一个长得勉强像是我父亲,其余看着都跟我差不多!有的甚至比我还幼稚!有的长得不人不鬼——”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啰~”另一个尼禄耸耸肩,“反正那边都是你亲爸,各个都是长得仪表堂堂,而且都是武艺卓绝、傲气凌人的大人物、大魔王,你觉得那些人你更喜欢更佩服你就和他们亲近,我又不反对。”

“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我跟父亲住在一起没有什么不对——我希望我叔叔和我们一家子在一起又有什么不正常?”年轻的尼禄发出质问。

“没什么不正常,但是我要是送我叔叔到一个三天两头拿刀子捅他,动不动就跟他打得要死不活或者不死不休的人手里,眼睁睁瞧着他跟一群冷血无情的杀手、恶魔玩一些叫人心脏骤停的高危游戏,换我我肯定办不到。”

“别胡说,”尼禄硬着头皮说,“我瞧他们相处一直都挺好的。我从没见过他们打架。”

“平时看着没事是因为这儿但丁都在一起,他们人多势众,不至于被维吉尔给打压下去。但是如果有一个但丁落单……落到维吉尔的老巢里……你恐怕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另一个尼禄冷冷地说,“昨晚发生什么事,你难道真的不知道?”

尼禄的脸刷地红了。

 

“哦……”年长的尼禄忽然来了兴致似的,死死地盯着他瞧,“看来我还想错了——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傻嘛……你不是不知道——你甚至也参与其中了,是不是?”

“……”尼禄侧过脸去,逃避那明亮灼人的目光。

“好啊……好啊……”那位尼禄咬牙咬得咯咯的响声他都听得明明白白的,“原来是这回事……你还有脸来?请你出去,马上出去——最好不要让我踹你,我可不想自己踹自己屁股——”

 

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楼上一阵叮叮当当的打斗声给打断了。

“我说了事务所里不许打架!”尼禄大喝,“你们不管哪个,只要在家里面挥剑的、开枪的,都要给我均摊维修费!”

一个红色的身影飞快地从二楼一跃而下,另一个红衣急速追出——两个人都快得跟两道闪电似的,其中一个半空中还迅速完成了一记漂亮的皇家防御!简直完美!

“维修费我出……”4D甫一落地就笑着拔出了剑,“我全额付……尼禄,让开些,你容我先把这个叛徒劈死再说!我连他的棺材钱都一起出!”

5D一记骗术师滑行早已滑到了5N背后,悄悄对他说:“尼禄,帮帮我——这个但丁疯球了。你赶紧把他打一顿让他清醒清醒。”

“我不清醒?”4D含怒微笑,“我倒要看看,你把我卖了到底是你不清醒还是我不清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5D可怜兮兮地说,“昨晚月黑风高的,我远远地就瞧见2D拉着一个人出来,我还以为那就是你呢——当时情况那么紧急,是吧?而且在老家宅子里,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维吉尔群殴——所以我赶紧载着他俩就跑了,头都没回——”

“这话就连尼禄都不会信!”4D喝道,“那么大一个人,月色那么好——你怎么能把维吉尔错认成我?”

“我真的看错了——”

“你早就想卖我了是不是?”4D的剑指着5D的鼻尖。

5D举着双手,只顾着往5N背后躲:“我没……”

“你……”4D很气,可脸上还是笑吟吟的,“你一早在听V说魔宠丢了的时候就怂恿我去——”

“我没说啊,我说谁有爱心谁想伸张正义谁去!”5D死命扒着5N,一边拿尼禄挡着4D一边跟他周旋。

 

“你没有吗?你说要有人分散维吉尔的注意力,你说大厅里面的那个人肯定不是最强的维吉尔,你就差一脚把我踹进去了——你猜怎么着?我一开门,看见的就是他!我跑都跑不了的!”4D大声说,“你给我解释解释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进门就那么倒霉,刚好碰到‘那个’维吉尔呢?!”

“就是你倒霉呗——运气不好还怨我啰?”5D小声说。

“那好!我再问你——昨晚5V还跟我说,说他早就对我……”4D在这里卡壳了一下,这时候他才发现4N那苍白如雪的年轻脸庞,那脸上一双含羞带愧的眼睛正难过地望着他。

 

“我爸说了些什么?”5N反倒是心平气和地发问了。

“他说……”

年轻的尼禄望着但丁的眼神极是难过,这导致4D再也说不下去了。

“到底说了些什么?”5N问。

“他说他早就想教训教训我……”4D喃喃道,“他说我气焰嚣张,他老早看我不爽。”

“哦?”5N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4D已经完全没了火气,胡乱应付了一句,“然后我被他教训了一顿。”

“哦,‘教训’了一顿?”5N挑了挑眉。

“啊,反正不是什么好的回忆……”4D嘻嘻笑着说,对4N招了招手,“哇,kid~你怎么过来了?”

——说得好像他们今天才见面似的,说得好像昨晚那些事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我……”尼禄的眼睛又红了,这次不是因为愧疚,而是想到昨晚他和眼前这人疯狂的回忆搞得他激动异常。

“好啦,不好意思,让小孩儿家看咱们笑话。我们暂时休战~休战——我不闹了,”4D的手轻轻搭在了年轻的尼禄身上,“今晚留下来玩儿呀~kid~咱们这儿人多热闹——哦,这个——五年后的你自己你见过没有?这个尼禄可有意思了~”

5N的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5N厉声地说,“你!还有你——别忘了你们是但丁,别搞得各个好勇斗狠跟维吉尔似的——我明明记得你曾经是被人捅刀子也不生气的主啊。”

“人嘛,总有控制不住脾气的时候~”4D说,5D也跟着附和地点头。

 

这个尼禄很威风嘛——4N算是看出来了,而且他也明白了临行前V的苦笑的真正含义。这儿的但丁们都很怕这个尼禄,好像他才是这儿的一家之主似的。

不过他也不会输。等着瞧——

“我觉得……我也好久没见你了。”4N轻轻地抱了4D一下,假装是好友重逢的语气,用力拍着他叔叔的肩膀,“我怕你生我的气,又跟上次似的,走了之后就人影不见,然后我又要天涯海角去打探你的消息……”

5N的脸色都发青了。虽然说的只是寻常问候语,但这含情脉脉的眼神在他面前分明就是一种故意挑衅!怎么着?仗着自己年轻有资本就占但丁便宜不是?没错,这么不要脸的热辣表白以他现在这个硬汉性格绝对说不出口——

“哈,这孩子好会撒娇——”5D仰头笑了一声。

“小孩子就是什么都能说。”4D笑眯眯地捧了一下年轻尼禄的脸,“kid~瞧你以前多可爱!”

 

刹那间——4N发誓他看到了5N目露凶光,那模样真的极其可怕,年轻的尼禄几乎敢肯定下一秒这个可怕的自己会像个发狂的豹子一样朝自己扑过来把自己撕成碎片。

——但是并没有。

5N只是擦了擦鼻子,若无其事地说:“行了,你们如果想叙旧就去私下谈谈。我想你们或许有很多话想说——还有家里不许打架,听见吗?也不能开枪,今天你们打碎的东西,两个但丁要负责赔偿费。”

 

4D笑嘻嘻地朝他比了个潇洒道别的手势,拦住年轻的尼禄的肩膀朝楼上走去。

尼禄瞧着那位性感漂亮的但丁揽着年轻自己的背影一直走到2楼转角,看着他们进了屋,合上门,再才缓缓转身,去冰箱里又拿了一听啤酒。

“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是不是挺怀念的?”5D不知不觉地凑到他身边来。

尼禄看了这位年长的但丁一眼,继续开了他的啤酒,慢慢喝。

“楼上那个尼禄,倒是挺喜欢维吉尔。”5D继续说,“他刚来的时候听说那儿的人是他爸,他对这件事虽然很惊讶,但是很快就接受了——他对他那些父亲们的接受程度也很高,甚至,看到他们其中比较命运悲惨的几个,还非常同情……”

“哼!”尼禄不屑地发出哼声。

“你知道——因为他对他父亲态度非常好,所以维吉尔对他也回报不错——”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尼禄冷冰冰地说,“下次我要在事务所里再加一条室友守则——不允许在DMC事务所提起‘维吉尔’这个名字。”

他彻底被但丁给搞烦了。

“你生气啦?尼禄?”但丁轻声问他。

“我没生你的气。”尼禄的声音依然生硬得很。

“那你是生‘那个’尼禄的气?”

“我也没生他的气。”尼禄说,“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怎么?”

“我想了想如果是我处在他那个位置……”尼禄把手中的空易拉罐都捏成了一团,“我恐怕要干跟他一样混账的事儿——说到底,我也没比他好哪儿去。”

“哦~”但丁挠了挠耳边的长发,“我觉得的这种你情我愿的事,也不能说谁混账,谁欺负谁,对吧?”

“你情我愿?”尼禄好笑似的重复了一遍。

“是啊,我年轻时候真的很混账——比你刚刚说的混账一百倍。”5D半蹲在他,面前,看着他说,“我曾经让你很难受……明知道你心里喜欢什么,却视而不见——把那当做小孩子的戏言……”

“呵~”尼禄好像忽然对他感兴趣了似的,身子朝他倾过来,眼睛直直看着他,“你居然知道认错?”

“知道——错的都是——都是他!”5D飞快地指了指背后——楼上那扇门,“是吧,那个年纪的我简直不像话!到处浪荡,欺骗无知少年的芳心——是吧?他该的!”

“呵呵~”尼禄再次笑了,“我看这账没算明白——那个尼禄已经原谅但丁了,可是我不见得原谅你——”

“啊……”5D可怜地瞧着他,“可是你看,4D昨晚已经很遭罪了——”

“他遭罪那他的事,你呢?”尼禄含笑看着他,“你准备为你曾经的言行……付出怎样的代价?”

但丁眨眨眼:“怎样都行。”

尼禄的嘴唇几乎贴上他的脸颊:“那你早年逗我玩我欺负我的事儿……你明知道你和我的血缘关系却从不承认,还仗着自己姿色过人给我乱抛媚眼儿——你从来不考虑你这样做让我很困扰么?”

“你你你……你完全可以欺负回来!”5D乖觉地说。

“对极了——”

“没错,现在人家在楼上——”

但是尼禄飞快地扣住了但丁的手腕,一个使力就把他拽上了沙发:“我说的是你!”

“……”5D沉默了一阵子,最后还是建议说,“我……我没意见,但是尼禄你真的要不要考虑一下,楼上那个更性感漂亮——”

“哦,那个啊,早晚也会是我的,”尼禄满不在乎地说,“但我觉得先把眼前这个处理好,楼上那个我们可以日后再说。我可不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你确定要在这里做吗?”但丁还在做垂死挣扎,想要抢救一下。

“扭扭捏捏干什么?其他但丁已经被我用西餐厅的免费券哄走了,今天天不黑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哦,我是说——那位尼禄,以我对你的了解——他在‘那位但丁’那儿,撑不到十分钟就会被逼得逃出来。待会他要是看见我们——”

“真的?”尼禄问。

 

但他说的真没错,三秒后,楼上的卧室门就被年轻的4N大力撞开。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他们发现4N这会儿撒腿跑下楼的样子快得跟一阵风似的。

然后年轻的尼禄不幸地撞见了正在把5D仰面按在沙发上的5N,顿时错愕。

“嗨~”5N笑着扬起手给他打招呼,“kid你干嘛要跑?”

“你们两个……”4N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表情在巨大的惊愕和羞耻之间来回交错。

短发的尼禄缓缓坐起,抱住双臂,不悦地瞧着年轻的自己:“你不知道这种时候打扰人家是很扫兴的事儿么?”

4N惊愕得差点跳起:“你……你怎么还说我呢?!你——你跟他这算是什么?!”

“情人,床伴,搭档——随便你怎么说。”尼禄淡淡地说,“你呢?你跟楼上那位又算是什么?”

 

4N此刻的表情简直好看极了:“我……他刚刚跟我说,他喜欢我,他什么都愿意为我做,他什么都愿意让我做……”片刻后,他如梦初醒,“艹!他是认真的!我怎么还以为他在故意说反话耍我、羞辱我?!”

“啊……他说惯了玩笑话了,所以讲起真话来,听着也好像不怎么真实。”尼禄点点头。

4N拔脚又往楼上跑去,很快又“哐”地带上了卧室门。

 

“你年轻时候真是傻得可爱啊……”5D瞧着那刚刚关上的门感慨万分,“哪像现在,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应该是托你的福~”5N把他按回沙发上。

“我说……你今天把4D接回来的时候,维吉尔有没有很生气?”

“他生气做什么呀,”尼禄说,“是V自己把但丁送出门的,我就是半路正好撞见他们了而已。”

“怎么是V呢?不是维吉尔自己放人?V真的有这么好心吗?”5D吃惊地说。

“怎么没有呢?他是我见过最善良、最温和、最无私的维吉尔了。”尼禄说,“他应该是私底下偷偷把4D放出来的。”

“真的?”

“……”尼禄沉默了许久,手上的动作都停滞了——再善良无私到底也是维吉尔呀,当真会那么无私地帮但丁?

 

“妈的!”

沙发上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翻了个白眼。

评论(33)

热度(126)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