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公主009

【DMC/VD/4V2D】一场由扭蛋引发的A计划(上)

【CP】其实是AllV 哥XALL但丁!总之其实就是各个VD随机乱配的~亲情、暧昧都有,主推4V2D

【内容简介】Vergil里有一个突然沉迷扭蛋了!对此感到紧张的Vergil们和但丁们分别召开了会议想要挽回他,没料到矛盾升级,变成了家族内部混战……

一、Vergil沉迷扭蛋啦!

 

最近4V他沉迷扭蛋。有钱的时候——从他那个比他年龄大了一轮的弟弟身上剥削来的零花钱——他就会以神鬼莫测的速度闪现到城镇里各个地方隐蔽的、上面标有“DMC”或者“Capcom”的扭蛋机前面,投入硬币,开扭蛋。

为什么?

没人知道为什么。

 

3V说:“肯定是扭蛋里面隐藏着神秘的力量,集齐了DMC全系列扭蛋说不定能开启斯巴达的隐藏宝藏!”

“你当你是在拍海贼王呢!”他弟弟嘲笑他说。

于是他们俩也去开了七八个扭蛋,结果掉落了迷你的塑胶红魂石、金魂石这类的玩具,最后还得到了一对儿拇指大小的3V3D的小公仔!

3D看着手心里脑袋大大眼睛大大表情萌得犯规的V哥公仔哈哈大笑:“果然是非常神秘的抛瓦啊!”一转头他就把3V的公仔送给了1D:“送你啦,兄弟——这个装饰品挂钥匙扣上面一定超好看!”

“哼,愚蠢的小玩意!”3V很酷地一摆头,“我再也不会抽这种骗钱的东西。”

说着他就趁人不备把3D的公仔揣自己衣兜里了。

 

1D把小小的蓝色维吉尔给黑骑士看,他哥现在穿成了斯巴达的模样,脸上的恶魔印记闪闪发光,同样发光的还有他哥哥那红色的眸子:“Vergil你瞧——这个蓝色的小人儿,这是你以前的模样,你记不记得?”

1D非常了解黑骑士的哥哥这会儿对扭蛋有什么看法,从他哥那扶额沉思的动作和嗓子眼里冒出的低吼声他感觉他哥这会儿可能分不出这玩意到底是抛瓦果还是玩具。于是他飞奔出去赶紧在家门口的扭蛋机那儿抽了一个扭蛋,正好开出一个他自己的公仔。于是他把这个公仔给了黑骑士:“Vergil——拿着这个,把你手上那个还给我……”

黑骑士有点呆呆的,不过还是把蓝色的小人儿换给了1D。然后他手里被塞了一个眼睛大大圆圆的,皮肤黝黑的1D公仔。

“好啦,你要是觉得手里这小红人长得像抛瓦,想把他一口吃掉也没事,”1D温柔地对他哥哥说,“反正以你的体质也不会吃坏肚子。”

 

手上玩着魔力汇聚的三魔宠的黑发青年V笑而不语,这个挑衅动作意味着有高精尖魔宠手办的人才不屑跟普通扭蛋这种小玩具——然而压根就没有任何一个V注意到他的挑衅。

(Urizen:“手办……扭蛋……啥?有抛瓦果好玩?”5D和5N一起拖来一大箱子红苹果,然后5D真魔人一脚把U从荆棘王座上踹了下来:“吃你的抛瓦果去吧!别来这儿掺和!”今年水果涨价,一箱子苹果就把他所剩不多的赏金全部花光了,所以5D心情也非常不爽。)

 

孝顺儿子5N看到别的V大多都有了扭蛋,他深感不安,和5D商量了之后,他趁着父亲节也给他爸送了几个五颜六色的扭蛋。他爸一开始还有点糊涂,以为尼禄是把复活节记错了日期。5D给他解释再三说这是如今流行的玩具,5V又开始疑问为什么儿子要给自己送小孩子的玩具。

“因为其他V都有……”5N还没说完就被5D掩住了嘴巴。这种事上5D非常警觉——他知道无论是哪个Vergil,他们的骄傲都不会允许自己落于人后。

“总之你开就是了——就当为了你儿子高兴,你个傻帽!”5D一副失去耐性的样子呵斥,“反正这玩意又不会咬人。”

5V从扭蛋里面开出来指甲盖大小的抛瓦果,迷你版的女神像,缩水版的尼德霍格虫——长得和原版一样白白胖胖,戳一戳还软乎乎的,以及全套的小机械手模型。

“运气不错——上次我开了两个扭蛋,抽到了贝尔沃夫和斯巴达之刃,我把那俩都粘在冰箱贴上面了,”5D说,“我自认为自己是非常有欧气了。”

“欧气是什么?”5V问他弟弟。

“欧气就是运气——脸白就能抽到稀罕物件,脸黑就抽啥啥不灵。就这意思。”

5V对这些胶囊玩具没有多大感觉,开那些扭蛋其实也是出于礼貌,一转头他就把那些玩具都束之高阁。

 

但是4V……4V就不一样了,他非常执着地要去开扭蛋,每天4D和4N上供给他的钱他都跑去城里他所有能跑到的地方去开扭蛋。

年轻的N看着他年轻的父亲目瞪口呆:“但丁……你确定那傻子是我父亲吗?他看着比我还小!”

“你没见你爹跟你长一张脸吗?”4D扶额,说,“老实讲,有这么年轻的哥哥我也很头疼呀!其余的但丁都是兄长比他大,我感觉我这边的Vergil更像个弟弟!”

“别说像个弟弟,就算他是你儿子,你也要把他供奉好啊!”5D拍拍4D的肩,“谁叫那是最年轻的Vergil呢?”

 

二、家庭会议

 

4V持续不停地开着扭蛋,他陆陆续续开到了力之刃,阎魔刀,绯红女皇,叛逆之刃,Fortuna全景地图,命运城堡的微缩景观,特尼米诺的微缩景观,雷兽模型,蛤蟆模型,花蛇模型……

“我担心他这样子是不是有点上瘾了……”黑发青年V思索着说,“我倒是不担心钱的问题,我担心的是未来某天我是不是要亲手为自己做电疗?”

 

V赶紧地把所有的Vergil聚集起来,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

“我们当中有一个异类!”作为发言人的V严肃地说,“他居然不追求力量,反而沉迷起扭蛋来——而且论年龄他是所有V中最年轻的一个!我们必须想想对策,防止他走到邪路上去。不然几年后或者十几二十年后,我们会看到一个沉迷手办的死肥宅Vergil了。”

3V表示此事事关Vergil的形象,问题重大,紧急时刻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处理——比如他们可以全体出动,毁了城内所有的扭蛋机,这样4V他想抽也抽不到了。

1V脸色铁青,眸光深沉,嗓子里发出嗯嗯唔唔的声音,众V听得不是很懂,把1D喊来当翻译,1D听了半天,才犹豫地说,黑骑士说他要把所有不思进取、不追求抛瓦的V都砍了。

Urizen此刻正在吃苹果:“啊?扭蛋?扭蛋什么玩意……如果他没有抛瓦,我愿意把我的苹果给他分享一下——让他尝尝力量的伟大!”

V沉痛地揉着眉心,然后召唤了三魔宠把U给叉了出去。

5V拥有最终决定权,但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搞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而且他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要和5D去那儿约架,所以他一直在心不在焉地敲桌子:“啊,这个问题……非常严峻,形势严峻,所以我们应该……认真对待……所以我决定——叫5份外卖,我们吃完了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Vergil们讨论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领,要么他们的想法或者处理手段过激,V觉得毫不可取,要么就是完全不在状态,讲的话是风马牛不相及,最后,5V决定:“今天的事情说明我们即将面对一个严峻的考验,这个考验是针对4V的,也是针对所有V的……所以我决定——先去跟我弟弟打一架,回头晚上我再考虑考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他到最后也没明白开个扭蛋能有什么问题)

 

翻译官1D一回头马上也把所有D都召唤过来——有紧急会议:“哥们,那边的V好像对4V有很大意见,他们说如果再戒不掉4V的扭蛋瘾,他们要么就要对他进行电疗,要么就要削他,或者喂他吃抛瓦果!”

所有的D都觉得这不叫个事儿,Vergil的事情就叫Vergil自己内部解决好了——该吃披萨还是吃披萨,该喝酒喝酒,该打牌打牌,该睡觉睡觉。

1D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猛地拍案站起:“你们难道不觉得——照4V这么发展下去,他万一哪天走岔道,沉迷柏青哥赌博机了呢?到时候把我们全体卖了都不够抵债的!”

这句话引发了但丁们一阵小小的骚乱,他们终于正经起来互相交换了一下信息意见,终于发现——

——原来大家都一样负债累累,而且经常性寅吃卯粮。

“那就无所谓啦~”4D耸耸肩,说,“就算Vergil哪天沉迷柏青哥对我们来讲也没多大差别,反正我们就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沉迷扭蛋总比沉迷抛瓦要可爱得多~”拿着色情杂志的5D打着呵欠说,“现在几点了?我好像约好了要跟我哥打架来着?啊,9点?我不想去啦,还是在家里赖着好——有没有哪个但丁代替我去挨打的?”

小年轻的3D一听到能和Vergil打架就很兴奋,马上接下任务,问5D要了决斗地点就跑了出去。

“3D恐怕不经打啊……”1D看着躺在沙发上的4D说,“就没有哪个厉害点的但丁挺身而出帮帮那个冒失鬼吗?”

“看我干嘛?我又不是他哥!”4D嚷嚷,“要帮他就喊那个蓝人呀!”

“那个Vergil是不会帮他弟弟打自己的,”2D说,“还是我跟过去瞧瞧吧。”

但丁们对2D的实力非常放心,都对他挥挥手道别,算是默认了。

 

5V在决斗地方左等右等,满心以为5D会开着霸气漂亮的真魔人来怼他,谁知道最后等来的居然是生龙活虎的3D弟弟,而且这弟弟看着比他儿子还小一大截!这搞得他一愣。

3D上蹿下跳呼呼哈哈地对5V摆出各种酷炫的迎击pose,非常开心地等着跟他的老哥交手。但是黑衣的V哥绕着他转了两圈,身上的幻影剑急速旋转了两周,很快连人带幻影剑都一起消失了。

——5V拒绝跟这么弱的弟弟打架。

 

“什么鬼?!一声不吭就走?看不起我是不是?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3D暴跳如雷地往回走,这一切让2D都看见了。

 

“我觉得……那边的Vergil那里,还是有些个有人情味的人物。”抢先回来的2D把情况简明扼要地都给其余的但丁说了,“咱们也不用对最近的事太过紧张。依我看——并不是所有的Vergil都那么六亲不认心狠手辣。”

 

但丁们对这话纷纷表示赞成,依旧该吃披萨的吃披萨,该看电视的看电视,睡懒觉的睡懒觉,看杂志的看杂志。

3D回来了。

他气呼呼地推开大门,大声嚷嚷:“你们相信吗?!Vergil居然在跟我打架的时候临阵脱逃!他是不是怕了我了?!嗯?看看我的实力,我现在不用动手都能把Vergil吓走了!”

“你牛逼嘛~”4D笑嘻嘻地说,“等你到了1D那个年纪,你就是打遍魔界无敌手的传奇人物了。”

 

三、由扭蛋引发的全家混战

 

由于昨天3D帮自己应付了决斗,所以作为回报,5D也代替3D去应了3V的约架。

他轻轻松松地就把3V给打趴下了,连真魔人都没有开。

“别那么沮丧嘛,年轻的兄弟。虽然你现在战败了可能感觉很丢人——可是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习惯这一切的~”5D确实是想安慰年轻的Vergil来着,结果话一出口就惹怒了他年轻的哥哥。

 

愤怒的3V回头找到了5V:“你管好你自己的兄弟!”

5V一头雾水:“……???”

“不要让你弟弟掺和到别的兄弟的决斗里来!”3V咆哮,“我约架的是我弟弟,结果来的人是一个中年发福的老头子!”

“你说谁老头子?”5V拉下脸,“我弟弟跟我一样大,怎么就老头子了?”

“别跟我扯这些琐屑细节,我就说你不该让你弟弟来捣乱!”

“我弟弟不就是你弟弟?有什么区别?”虽然5V已经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对着3V那狂拽酷帅臭烘烘的脸,他居然装起了糊涂,“难道说——你就能欺负比你小的,对付其余的但丁,你就力量不够?”

3V怒发冲冠:“说谁力量不够?”

“谁认就是谁。”5V轻描淡写道。

“你们几个吵架就跟小孩子似的!”4V在旁边冷嘲热讽。

“你这个心智发育不全的中二病也没资格说我!”3V一肚子气没处发泄,干脆把对着4V就猛烈开炮,“整天就知道沉迷扭蛋,有什么出息?!”

 

然后他们爆发了一场大战,Vergil们也被卷入其中,3V追着4V打——不过他俩的武力值半斤八两,不明真相的黑骑士帮着3V去砍最有威胁的5V,不明状况的U则是在5V的命令下把年轻的V都吊了起来——结果他被3V、4V和黑骑士一顿暴砍,打得他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

黑发小青年V趁着Vergil在混战的时候溜了。他踩着滑板鞋迅速滑到DMC事务所:“但丁、但丁——你们快出来救人,你哥哥们都打起来了!太可怕、太恐怖了——太血腥暴力、太限制级了!”

但丁们一哄而出,差点把事务所的门都给挤垮了!

“哪儿哪儿?他们在哪儿打架呢?哎呀别挤我呀!”

“快快快,给我拿包瓜子来,我要边嗑瓜子边看!”

“哥们,美酒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都说了别挤!3D你还开骗术师冲个什么劲!”

 

V瞧着那争先恐后往事务所门外挤的但丁们,脸色极其难看:“此时有弟不如无啊!”

 

最后但丁们还是在V的带领下及时地赶到了事发现场,仗着他们人多势众,他们强行把血泊里的Vergil们分开了。

3V看起来最惨,身上好几个洞看起来除了刀伤、剑伤、还有被荆棘鞭子戳穿的痕迹,4V稍好点,不过他也被雷劈焦了一半,黑骑士身上的铠甲七零八落,看起来都是刀痕,5V……5V坐在Urizen的肩膀上,这会儿看起来简直是头痛欲裂。Urizen被打得跪下了,动都动不了。

 

“哇哦~Vergil~Vergil~Vergil——我就说Vergil一定是这世上最危险的生物之一,当几只Vergil聚集在一块,就足以把这个世界毁灭上千次了!”4D拍着手说。

“少说两句风凉话吧。”2D说,“快去问问Vergil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5D跑去问了。

“什么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我坐这儿感觉跟坐在冰封王座上似的。”5V说,“他们有的想追求抛瓦,有的想要扭蛋,有的不支持某个Vergil沉迷扭蛋,有的不支持某个Vergil为了戒掉扭蛋而采取极端手段……反正从那天开始,我们内部就变得不怎么和谐了。”

“你怎么不管管他们啊?”5D问。

“我又不是他们哥,我管他们做什么?”

“但你好歹也是他们老大。”5D说。

 

这又引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了——在一群以力量为荣的Vergil之中,到底谁才有资格做真正的带头大哥?

所有的V都暗暗警觉起来——他们各个都心高气傲,没有哪一个觉得5V真的比自己强。

 

“容我提醒你们……”黑发青年V和颜悦色道,“我才是你们当中情商最高、最有人情味、最讨玩家喜欢、最得弟弟欢心的一个。”

然而“最讨弟弟喜欢”在所有的Vergil当中可算不上是一个光鲜的头衔,何况V还力量不够,所有的Vergil都给他投了反对票。

 

被迫出局的V不得不来到但丁们这边,他黑着脸,说:“我倒是觉得你们这一群抛瓦怪这样斗来斗去没啥意义,这样的评选规则对普通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5D同情地拍了拍V的肩,坚定地搂着他:“兄弟,跟力量至上的Vergil讲公平简直是对牛弹琴。有什么好讲的?你弹琴牛说不定还听一下,你跟Vergil讲情商讲人情味……他听都不听!知道我为什么爱穿红的吗?作为一个斗牛士……”

V忍不住笑了。

“作为一个斗牛士,你当然不能跟牛生气。”

 

Vergil们继续争执,很快他们发现单纯论力量的话,5V依然占据绝对优势,甚至3V的优势还没有4V大!这让他们十分恼火。他们就想用武力决定胜负。但是这时候众V的脑子已经清醒一点了,他们很快发觉,5V那开了外挂之后的战斗力加顶级Buff是自己不能比的。如果偏要比,反而对自己不公平。

于是他们又想到了一个稍微公平点的办法——既然横向不能比,那就纵向比。

所以评比的规则就是这样:所有的Vergil,都把自己的弟弟揍一顿,然后Vergil们来检测一下但丁的受伤程度——谁家弟弟被打得最惨,谁就是最强。

——这个主意相当不错,而且非常符合公平、公正的标准,获得了Vergil们的一致好评,于是全票通过。

 

“我就知道这些Vergil各个都不是东西!”小愤青3D大骂道。他还记得上次和Vergil打了一场搞得他伤筋断骨心力憔悴多么难受。

4D表示无所谓,反正他已经好多年没和Vergil玩玩了,现在活动活动筋骨也不错。

5D琢磨着自己跟5V反正也是五五开,谁输谁赢也不好说,打就打呗。

 

“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件事。”4D忽然说。

什么事?众V用眼神问他。

“我跟4V不在一个时间线——这意味着我们之间有十几年的年龄差和实力差。”4D说,“这样和他打的话有点儿不公平。”

“没错,他应该找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但是——上哪儿找去?”V有气无力地说,“你要召唤佣兵时代的托尼吗?”

“托尼跟你打倒是五五开,跟他打可不行。”4D说,“找个实力差不多的得了。”

1D对1V,3D对3V,5D对U和5V……

那么剩下的就是2V对4D和2D了。

4D出于原则,决定退出和4V的决斗。

 

“好吧,”2D平静地说,“我来跟他决斗。”

“你知不知道,你如果输了意味着什么?”4V盯着2D说。

“输了……就输了呗。”2D一脸的云淡风轻。

4V沉默了好一阵子,忽然用力地点了点头:“好,你说的不错!”

 

然而令Vergil们失望的是——他们都输给了但丁。

5V对此无所谓——反正他和但丁天天打,有输有赢。输一场也没什么大不了,何况其余的V恐怕还没他这个实力。

3V非常不甘心,他声称自己是因为身受重伤才没能发挥全力。

4V是他们当中输得最快的,也是伤得最轻的——其余的Vergil身上脸上都不同程度的挂彩,弹孔、剑伤、烧伤、骨折斑斑驳驳,独他一个——他其实分毫未伤。

2D在他拔阎魔刀的那一瞬间就把叛逆架到了他脖子上了,盯着他问——认输不认输?

4V非常痛快地认了输,快得在场所有的Dante和所有的Vergil(包括黑发青年V在内)都惊讶得反应不过来。

 

“2D难道是学了南洋的什么降头什么蛊术?”4D惊叹道,“我从没见过认输认得这么爽快的Vergil!就算是尼禄最乖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快!”

(TBC)

评论(19)

热度(242)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