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公主009

【DMC5/新VD/VD/ND】忘记他(十八)

其实本章是番外剧情,写着玩儿的……收尾处我改了一下!

毕竟最近那个风声紧,所以情节也就……哎……你们懂得……

十八

 

“想要赢得一场华丽战斗,首要的一点——你必须先学会控制好自己的脾气。”V在看着尼禄练习打拳的时候就指点他,“斯巴达家族的人都会优雅冷静地战斗,战场上敌人是老鼠,你是猫,你要思考怎样控场,如何戏耍你的敌人,而不是让敌人算计你。”

可尼禄爱用蛮力,升龙拳也是个半吊子——这还是他看但丁拿吉尔伽美什战斗的时候偷师的。所以自己用机械臂打出来的效果看似很爆炸,但那和但丁的正宗拳法完全是两回事。

“你这么能说,倒是亲自下场来指点指点我呀!”尼禄不高兴地嚷嚷。

“哈,我身体状况好的时候……倒是可以给你示范示范~”V潇洒地摆了摆头,“现在我可能使不出那个力道,还是但丁来吧。”

但丁人呢?哪儿去了?

 

“但丁又不在这里,他应该是接任务去了。”尼禄说着指了指办公桌。

“……”V用指头拈起桌上一张漆黑的印有金色印花的名片,“这什么?马索克俱乐部……”

“听着像打高尔夫球的。”

“这家伙怎么可能对高尔夫感兴趣?高尔夫对他的吸引力还没半块披萨大。”V冷静地分析说。

然后他又举着那张漆黑的名片对着光亮眯着眼睛看。

名片最底端自然是有俱乐部的地址的。

 

“尼禄,别练拳了,我们出去走走——去找但丁玩儿。”

 

==================

 

俱乐部的装潢华丽,然而却处于一个比较偏僻隐秘的地段。奇怪的是来这儿的人还挺多,而且各个都打扮奇异。

但丁站在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前,这面镜子撑满了整个墙面。从这里他可以看到自己站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大厅里,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身后的人都戴着眼罩,脸上涂脂抹粉。

“我们这儿做得也算正经营生。”身后一个穿着银光闪闪的绸衫的女人开口说,“每天都宾客如云,如果在正红火的时候出什么事儿,那对我们的经营是很不利的。”

“你说怪物在这面镜子后面是吗?”但丁问。

“是那群客人中的一个……”那身材苗条的女人叹着气,点燃一支香烟,香烟很有意思,是卡在她戴在指头上的一个银色指环内,这样她的洁白的手指就不会受到尼古丁的污染了,“我说不清是哪一个。”

“我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够分辨得出。”但丁说着就把手往巨大的镜子上一推,玻璃门缓缓转动。

“等等,你不能就这样过去呀!”女人说,“首先你不能破坏我们俱乐部的规矩,其次你要混进去不惊动其他人。”

“哦,是要我怎么着?”

“要么戴着手铐或者项圈狗链,要么拿着鞭子——两者选一个。”

但丁想了想,最后很爽快地说:“把我铐起来吧!”

 

========================

 

一女的在他们身边尖叫——她被人抓住头发拖拽着往一个房间走去。

尼禄正要冲上去,V及时用拐杖拦住了他:“别闹——那不是绑架,这是人家的游戏而已。”

“游戏?”

“没看出来吗?那女人戴着面具,绑她的人也戴着面具——而且,拖拽她的力度也不是很大。她看见人也没有呼救。”V说,“这是事先安排好的剧本,你最好别上去插手。”

 

说话间尼禄又看见一男一女从一扇隐蔽的门后冲出来——女人在前面气势汹汹地走着,男的则是扑倒在地上,双手极力去拽她地脚后跟——此男背上都是蜡油和道道鞭痕。

“那什么——”尼禄都结巴了,“那个、那个……V?”

“啊。”V应了他一声,怡然自得地站在他身边左顾右盼。

“我们是不是到了‘那种’……俱乐部啊?”尼禄脸色红红,“是是是……我是说,那种成人意味的——”

“你不是已经成年了么?”V侧过头看他,“妖魔鬼怪都杀过,眼前这点场面值得你大惊小怪?”

尼禄憋了个大红脸,可他也不知怎么反驳V。

V倒是一直气定神闲,杵着拐杖闲庭信步地走着。

 

尼禄紧跟着V,沿路都不敢抬头看,因为他知道这一路撞见的人里,有部分人的装扮那是相当的辣眼睛。

不知为什么,V好像很受这儿的人欢迎。或许他那黑色的皮革和满身的刺青让这儿的人心生敬畏,或许是他边走边读的模样看着高深莫测,也许是因为围着他打转的黑豹太过威风凛凛——他吸引了不少人的好奇。路过他身边的人十个有九个要停下来与他攀谈,并且询问他愿不愿意与他们一起玩。

“我有约了,不好意思。”V莞尔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顺说——今晚最热闹的地方是哪儿?”

往前——一直往前,到那个最大的,四面环绕着镜子的大厅。

 

一直往前——沿路那梦幻妖艳的灯光晃得尼禄都有些眼花,沿路色彩斑斓的门窗奇形怪状毫无规律可循,道路更是迷宫一般……曲曲折折的回廊里弥漫着令人脑晕的熏香,沿路还时不时偶尔撞见几个衣不蔽体的男男女女,或者令他大跌眼镜的事情……他跌跌撞撞地跟着V走,V杵着拐杖却走得悠然自得。

他们终于到达最后的大厅,那里面站满了人。

 

红衣银发的男人趾高气扬地站在中央的圆台上——手上戴着手铐,俯瞰着下面的观众。

“就没人能陪我玩个尽兴么?”他挑衅地说,“怎么都半点痕迹都不曾在我身上留下呢?不论是鞭子,还是——”

环绕着他的人似乎都有些疯狂——看起来他们都争着想往他身上摸,要么就是想拼了老命把他给拽下来——不过但丁的脚步很快,就连衣角都没让他们碰上。

 

“我觉得他们这种程度不痛不痒的游戏恐怕还配不上你。”

清朗悦耳的声音从大门处传来,刚刚还跟个火鸟一样骄傲的但丁乍听这声音,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僵硬地转过身子,宛如嘎吱作响的木偶:“他……他们都配不上我,那你……有什么……好建议……”

V杵着银色的拐杖,优雅地漫步走近:“我——比较配得上你。”

但丁脸色大变,然而还没等他转身逃跑,V就打了一个响指!

 

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一下子砸开了房间的天花板!落地时来个托马斯全旋——石头巨人正面朝地砸下!正好把但丁整个儿都罩在了他巨大的阴影下!玫瑰花状的马赛克地板被砸得碎屑飞扬。

大厅里的人都尖叫起来,四下奔走。

“Shadow——陪这儿的朋友们好好玩玩。”V静静地说,随后掏出自己的诗集开始读书。

乌黑的豹子像风车一样满地滚动,在地上炸开一大片一大片的荆棘林,惊叫奔逃的人被它黑色的树杈绊了脚,摔了个狗啃泥,然后被撵上来的Shadow毫不留情地乱打一通,要么就像一件件破布似的被它给叉起来像晾衣杆一样吊着,然后轮圆一圈之后被甩出去……

“Griffon——注意别让但丁溜了!”

但丁刚刚从那个带着火光的庞然大物下面爬出来呢,才起身就被几道电网劈得左右横跳——“住手!V——我来这儿是有正经事要干!”

“嗯,我看出来了——你确实忙着好大的事儿。”V朝他点点头,“Shadow,别跟不相干的人玩了,专心伺候但丁——”

“V——我可警告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我——!”但丁还没指着V把警告的话讲完,一团黑色的流沙早已无声无息来到他脚下,化作黑色的藤蔓猛地把他缠住!甩向天空——

 

“给他来个爱的抱抱——Nightmare~”V单手翻过一页,平静地说。

石头巨人原地旋转起来,像个冰山芭蕾舞者——比较笨手笨脚又夯力惊人的那种——一口气朝天上飘飞的那个红影高速旋转过去——噢耶!但丁不幸中拳!V得一分!

 

“天啊——!”尼禄忍不住大喊,“V你快停手——”

“停手干嘛?怎么——你心疼了?”V轻飘飘地问,手中的诗集再翻一页。

尼禄脸色又红了——不敢说是,又不敢说不是。

 

“我这是在认真教你……尼禄,这就是我亲身示范的作战技巧——临阵对敌时,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要淡定从容,要镇定自若,要运筹帷幄——我从五岁起就知道如何在不带丝毫火气地海扁我弟弟了,哪怕这家伙三秒前还掀了房顶、骑在你头上——Shadow,给他来个花式play!”

Shadow身上黑色的皮毛化作无数灵活的长鞭,对着天上飘飞的红色影子就是一通鞭打。

“再加点刺激神经的调味品——”V歪着嘴笑着,又翻了一页书。

Griffon嘎嘎大笑,炸开一道道巨大的电网毫不留情地从但丁身上劈过去。

 

“V——我今天要是能活着出来,我绝不——”

石巨人巨大的拳头一下子把他砸入了地底!好家伙,这坑起码有3英尺深!

“天——”尼禄赶紧冲上去,试图把但丁从那坑里面扒拉出来,“但丁你还活着吗?”

但丁努力挣扎着爬出来了:“V——是男人的话就别让我跟畜生打架,有本事你亲自上——哇噢噢噢噢——”

本来还在场外徘徊念诗的V忽然撒了手,抓起银色的拐杖就直冲但丁刺向他胸口!

 

尼禄都惊呆了。

 

“!!!”V的表情卡在了微妙的一瞬间,望向但丁的眼眸里闪烁着似笑非笑的光。

拐杖并未能刺下去。

因为但丁的手……把他的拐杖给握住了。

他手上的手铐早已被他自己给崩断。

 

“V……拜托你看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但丁可怜巴巴地瞧着他。

“我跟你一贯交恶,哪有什么交情?!”V冷冷说着,顺势又高高举起他的拐杖。

“啊啊啊啊——等一等!等一等——你看尼禄——就看看尼禄,咱们一定要如此么?在小孩子面前搞得这么限制级,恐怕不太好吧……”但丁且说且退,一直蹭到尼禄的怀里去。

 

尼禄扶着但丁,也是哭笑不得:“V,你干嘛老是吓他?”

“我还真不是开玩笑。”V叹了口气,放下了拐杖,“我刚刚真心想把他的心脏都给捅穿——”

“我做错什么了我?”

“你没做错啊,相反你倒是带我们来了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V微笑着说,“而且我觉得这地方特别适合你。”

“对啊,我这人年轻时候就长着一张欠虐相。”但丁叹了口气,“难怪我这么招你喜欢——王八看绿豆嘛。”

他话还没说完就跳开了,因为V又打了个响指——这回但丁反应变快了,Griffon的电网堪堪从他脚后跟轻轻擦过,Nightmare挥出的重拳也落空了!

 

“你一定要把他打死吗?!”尼禄在一片乱哄哄的嘈杂声中冲着V大喊。

“别误会——以我目前这个水平,我是打不死他的。”V拿着手杖指了指远处的但丁——这会儿他在Nightmare的身上玩跑酷,“你不会真的以为刚才那几下子是他真正的实力吧?”

“……”尼禄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味来,“刚刚你那样抽打他——”

“他那是让着我,逗我玩儿呢。”V淡淡说,“你以为呢?曾经杀入魔界打败曼多斯的恶魔猎人——居然会被区区几只使魔打得满天飞?”

 

尼禄抬头,再才瞧见但丁这会儿已经逆转了战局,完全是忽悠着三只魔宠围着他团团转。

“喂,你们几个小宝贝这样跟着我,别人会误以为我是马戏团团长的!”

 

“我真有点怀念我身强力壮的时候,”V深深叹了口气,“那时候,我若说我想杀人,就是纯粹想杀一个人——为了一个目的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不像现在,就算想狠狠教训某人,也落得如此有心无力……”

“哦?”尼禄有点怀疑V是不是在说梦话,“V以前还是这么残忍的人吗?”

 

V此刻却仰着头,瞧着半空中和三个使魔厮杀的但丁嘴角带笑,眼睛里有些奇妙的光华流转:“以前还真没想过……这样倒也非常……有意思~”

“是吗?”

“以前的厮杀——对我而言就是真正的厮杀,是以命相搏,非生即死。”V淡淡说道,“杀戮于我的唯一意义——就是为了生存与力量的延续。以前的生命里或许有过可以栖息的港湾,也有足以抚慰我、庇佑我的温柔——让一个年轻无知的灵魂不至于在仇恨偏执中越走越偏,让一颗恐惧的心不至于在黑暗中沉沦消亡,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久而久之,那些闪光的日子就从我记忆中抹杀了。我也就融入了黑暗……五感差不多都已坏死,心也随之冰封,所有的感情都变得没有感情……到最后,你唯一剩下的知觉,就是痛觉。”

他抬头看着但丁——这会儿红衣银发的男人已经无心恋战,终于掏出了白象牙对着梦魇巨人一阵扫射——注入魔力的子弹击穿了巨人,他发出沉闷无声的哀嚎,然后化作泥泞消失于地下。

 

“他也与我……一样。”

V微微蹙起眉头,忽然挥动手杖,眨眼间就闪身来到一个浑身羽饰的女人面前。

手杖触到她心口的那一刻,她突然尖嚎,变形,整个人好似一张被拉伸撕扯的泥。忽然蹿起有两层楼多高,又化作呼号的愁云惨雾,向V扑来!

巨大的剑气从半空落下,劈开那阴惨惨的雾气。

 

一切都烟消云散。

 

“啊,我今天就是为这玩意而来的。”但丁故作轻松地说。

“嗯……”V瞧着地上怪物消失的地方落下的一地余烬。

“你不会真以为我是……有这种嗜好的受虐狂吧?”

“你难道不是?”

“我以前可从没来过这种地方!”但丁认真发誓说。

 

“谁信呐?”

——没人信。

问尼禄,尼禄都不信的。

 

……

 

晚上尼禄在事务所路过但丁的卧房,难得看到那男人静静伏在灯下,撑着头似乎在沉思什么。

“在想什么问题么,但丁?”

但丁觉察到他来,才缓缓支起身子:“尼禄……”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尼禄的机械臂,“你的手……?”
尼禄还以为但丁在好奇他的机械臂,就伸出手来让他看。
 
意想不到的是,但丁的手居然轻轻拂过他的机械臂:“我想……从原本强大的恶魔之力变成如今这样一副肉体凡胎,你是不是有些不适应?”

“还好——我已经习惯用机械臂了,用起来和以前的恶魔手腕一样灵活。”尼禄爽朗地说。

但丁微微一笑:“好小子,你真是坚强乐观!但愿……但愿其他人也和你一样……”
“别人可不一定有我这么硬派呢!”尼禄对自己的爷们气质还是挺骄傲的。

但丁的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我知道……有些人一旦失去力量,跌落凡尘,就像是翱翔九天的雄鹰变成了麻雀。一夜之间,什么都失去,变得如此衰弱又可怜……你甚至不该同情他——因为他曾经那么高高在上,他的自尊绝对容不下半点同情,同情于他那样的王者而言是种侮辱。可你又忍不住,你于心不忍……尽管他也曾是生杀予夺,令人胆战心惊的恶魔……但你又怎能忍心看他英雄末路?……这也太残忍了。”

机械臂上传来发颤的力道,尼禄吃惊地看着但丁的手:“但丁你……你把我的手臂……”

但丁如梦初醒,再才放开了他的手,连声道歉。

“你喜欢V吗,尼禄?”很奇怪的,但丁居然会问他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

“喜欢,当然喜欢。”

“如果……若是有天在分岔路口——一边,是拿走你手臂的那个敌人……”但丁说,“一边是V在向你招手,若让你选择——要么你报仇雪恨,或者是和V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离去,你愿意选哪一个?”

尼禄居然还认真想了一下,“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选啊?”

“……”但丁难得沉默了一阵子,抬起头,正好看见V杵着手杖的身影立在门口,依然是那么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只是打个比方,尼禄……”但丁缓缓说,目光却盯着门口伫立着的V,“可以回答我吗?”

“我想报仇雪恨。”尼禄愣愣地说。


V闻言微微一笑,但丁的脸色却变得很不好看了。


“我觉得我完全可以跟V联手——跟你联手——大家一起清除那个恶魔。”尼禄认真说,“这样不是更好?”


“……”但丁的脸色很复杂,却说不出什么话。


“当然可行。”V忽然开口道。尼禄一惊,再才发现V的出现。

“你不觉得让一只雄鹰变麻雀,是很可悲的一件事吗?”V淡淡说,“这孩子需要成长,仇恨——就是最大的催化剂。哪怕这条路是由血泪铸成的……但人就是要有执念——男人嘛,就是要有血性!才会变得刚强。”

“你一来就准没好事!”但丁恢复了嘲讽的语气,对着V拉长了脸。“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尼禄现在只是肉体凡胎罢了……你还想他怎么样?我不是说他不够爷们……你也别那样误导他!尼禄……你能不能想想别的?美好的未来,眼前你拥有的一切?你那漂亮的女朋友,漂亮的女搭档,还有不错的战绩,还有不错的亲——不错的朋友……你看看V,他也没有什么完美的体魄,没有强大的力量,但你们不是相处得很好吗?将来以后——”

“还有被夺走手臂的耻辱和遗恨。还有失去力量之后的痛苦,力不能及的悲哀——”V淡然补充了一句,“你以为他下半辈子会过得很愉快?”

 

“……”但丁的表情空白了一阵子,随后缓缓说,“我希望的是——这孩子将来不要在仇恨偏执中葬送下半生,或者变得跟你一样——”

“难道要他变得跟你一样?颓唐、逃躲,荒唐度日?”V嘲讽地笑。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你到底想说什么,V?”但丁平静地问。

“要他报仇——去找那个夺走他手臂的人!”V的口气斩钉截铁。

评论(13)

热度(103)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