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公主009

【DMC5/新VD/VD/ND】忘记他(十七)

十七

 

尼禄回到DMC的时候有点晚,毕竟他一路要牵着豹子,挽着鸟,走过来不算容易。然而到DMC的时候他感觉天都变了——怎么回事啊,怎么V优雅慵懒地坐在事务所唯一的一把靠背椅上,但丁在那儿跑前跑后地给他端茶递水,任他呼来喝去?

“你中了什么邪啦?”尼禄抓住但丁,这会儿这家伙还拿着购物清单满面绝望地往超市方向走,“你什么时候开始听人差遣啦?”

“我家里供了一尊神……”但丁迷迷糊糊地说,“放开我,尼禄,我还得给这罗马皇帝去买茶点呢!”

“什么?”

“我跟你说——我要不是看在他命不久……我要不是看在他是个伤病的份上!我老早就把他扔出去了!就像扔垃圾一样!而且新仇旧怨我都要跟他一并算上!要不是因为你……哼!”但丁瞪了他好一会儿,“算了,我不跟伤病员计较——你去陪陪他吧。我猜他一定挺高兴看见你的。”

 

如但丁所说,V果然看见尼禄就很高兴,笑得温暖异常:“尼禄,过来坐我身边啊~”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把戏?”尼禄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

“什么把戏?哪有——”V微微而笑,“我可没拿枪指着他要他做这做那——他心甘情愿的。”

“他那样子心甘情愿才叫见了鬼。”尼禄嘀咕着,“他现在是你牛马,还是你情人啊?”

“都是。”V说,停了一下,“也可以说,都不是。”

“我听你这话就知道——你肯定作弄他了!”

“谁让他傻呢?就他从小笨到大。”

 

“……”尼禄一直不说话,闷头去撸Shadow的毛,把Shadow都快撸秃了,直到V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来坐下。

“你怎么可以擅自……做这种决定的?”尼禄使劲看着他,神色颇为不解。

“怎么了?你很生我气?”V含笑问他。

“不是——才不是!那种烂人!他又懒又馋、生活堕落……他还有两个女朋友!”尼禄认真告诫,“他哪里配——”

“那我把他两个女朋友都杀掉,咱们之间就不成问题啦——别的都不是个事儿。”V悠然说道。

“别胡说!你怎么能杀人?”尼禄差点被V这似真似假的语气给搞疯了。

“我当然是在开玩笑。”V又笑了,耸了耸肩,“尼禄到底还是个可爱好骗的孩子啊!”

 

尼禄还是有点紧张,在V身边如坐针毡。

V拍了拍他的肩:“别担心,尼禄——我不会在这儿待太久的。我昨天回来是为了拿回我的书……顺便跟他谈了别的问题。我想他以后不会再这样动不动就撵人走了……再也不会。我走以后,他会好好照顾你或者——你能照看他。”

“走?你要走吗?你上哪儿去?”尼禄问。

“大概……回老家吧。”V淡淡一笑,“去看看父母,一家团聚。”

“哦,那是好事呀。”尼禄舒了口气,“我也想今后有机会去看看你。”

 “最好不要。”V静静地说,“那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V?”尼禄低声说。

“什么事?”V温柔地回答。

“我总觉得……你有很多秘密——当然我知道!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隐私的!我不该过问那么多!但是我总觉得……你有一些秘密,可能是没有对我们说,可能……”尼禄咬着嘴唇,似乎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可能什么?”V的眉目依然宁静平和。

“可能——你知道一些有关但丁的秘密?或者,是有关斯巴达家族的秘密?”尼禄蹙着眉说,“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是我感觉得到,但丁好像变得……非常怕你。是不是你捏住了他什么把柄?”

 

V深深叹了口气:“他当然怕我——因为我手里有他和多名人士的不雅照——男的女的都有——他如果以后还想做人的话,自然得在我面前小心点。”

尼禄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怎么,你不信?”V好奇地看着尼禄。

“不,不是……”尼禄笑了好半天,“如果是但丁,我信的,反正他那人做出什么事我都不意外。但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尼禄忽然凑到他面前,朝他眨了眨眼:“麻烦把照片多冲洗一份卖给我——多少钱我都出!”

“哇!你怎么有这种癖好?不行——千金不卖!”V故作傲慢地推拒了他。

“但丁的照片啊——人家想想都疯了好么?V——别这样自私,我们好歹朋友一场。给点福利~”

“要看福利你自己买《花花公子》杂志去!干嘛要看但丁啊?他一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

“我就是好奇嘛~V——你真的有照片?还是说——你其实在骗我呢?”

尼禄紧紧盯着V看,目光已经变得聪明许多了。

 

V也看着他,微微而笑,彼此心照不宣。

 

——V什么都不会说的。

尼禄明白。

但是尼禄也感觉得到,能让但丁如此无可奈何还要忍受着留在身边的人,这种人肯定不是对但丁有害的人。

说不定——他们早就是旧相识。

说不定……他们其实是彼此喜欢的……隐秘的欢喜,默默的牵连——虽然他们都不说,但是那种关系却叫人一看就知。

 

但奇怪的是,这种事想起来虽然叫人难过,却也隐约有一点欣慰在内——至少,如今有人能爱他,走进他的世界……

曾经那样孤独漂浪一个人!如今却有人能够接近他,逼得他情绪大起大落,更像一个有喜怒哀惧的正常人了,而不是戏台上那个装备好了钢盔铁甲、百毒不侵的英雄雕像……哪怕是V耍了一点小手段小心机,那又算什么呢?

V真的好聪明啊……他会驯鸟,会驯猎豹,还会驯养庞大的怪兽,就连这世上最桀骜不驯的男人……他都能驯得服服帖帖的。

 

“V,你喜欢但丁吗?”

“呵,难说得很——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V冷笑。

“……”尼禄呆了呆,感觉自己的脑子跟不上V的转速,“V,你来找但丁是为了什么呢?是跟我一样……吗?”

“跟你一样?”V微微吐了口气,端坐好眯起眼睛瞧着他,一本正经又毫不正经——那神情仿佛是幼稚园的老师在打量小孩儿有没有着装整洁、嘴角有没有粘上果酱,“你是为什么来找他呢?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来找他呢?”

“我以为你和我一样——都喜欢他,崇拜他的传奇——所以找到他,是想加入他的故事,是想成为他那一类的人。”尼禄认真说,“你……似乎比我想的要走得更远一些,V——你野心勃勃。”

 

“哈!野心?那是我还年轻的时候才有的东西……”V干笑一声,“我现在剩下的,只有永远难以满足的贪欲……”

“贪欲?”尼禄奇怪地问。

“贪婪……贪生怕死,哪怕是留住生命里最后的一刹……我也想要……”V的脸色有些发青,尼禄毛骨悚然地听着,他以为他会从V的口中听到那个他熟悉的、牵动他心跳的名字——

 

“我想要赢!”V低沉地说,“我死之前……一定要铲除……那个祸害。”

 

“什么?!”尼禄大声说,“弄了半天,你在搞什么呀?!你——你来找但丁求助,不是为了求生?不是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爱?”

“你在想什么?”V奇怪地看着他,“我拼着半条命从地狱爬出来赶到这里,难道我是为了——”

 

他的呼吸忽然停滞。

阳光洒落在眼前银发青年的身上,尼禄的脸率直、俊朗,没有一丝一毫的阴郁之气。他的眼睛是一片纯净的蓝,天真单纯,带着不通世事的莽撞——和年轻时候的但丁几乎一模一样。

 

“我在想什么啊……”V轻抚额头,低声呢喃,“我费尽心力跑回来……就是为了等死吗?就是为了……与他道别?”

“对啊,你在想什么?你到底要什么?!”尼禄大声说。

 

“我想……求生……”V静静地看着尼禄,说,“亦想……谋爱。”

活下去,活下去——能够在有情的天地里活下去,三餐一宿都能与所爱之人朝夕相对,夜夜夜夜都能拥着相爱之人入梦。

 

——这才是他最大的野心、最大的贪婪。

 

“你喜欢但丁吗,V?”尼禄问他最后一次,疲惫地、悲伤地。

“……”这次真的不是他有意嘲讽这种天真的问题了,他已意识到了尼禄的悲伤的根源——他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他不能伤害这个孩子。

 

“那……你喜欢我吗?”尼禄问。

“我当然喜欢你。”V终于舒了口气,轻轻抚摸着尼禄杂乱的短发,“我看见你第一眼起,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

这话是真的。

——虽然那时候他的所作所为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那也不能怪V——不是吗?

 

“如果你喜欢我,就把你对我的感情、真诚分一半给但丁……V,我不怕你骗人,不在乎你满口谎话,可是我总担心你会背叛——V,直觉告诉我,你接近他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而且你其实是一个冷情的人,是不是?你根本不在乎别人伤心不伤心,你或走、或留——也从来无需过问他人的意见。”尼禄看他眼光很认真。

 

V只能苦笑:“我长着一张坏人脸吗?”

 

“并不是,你的眼睛比你更早出卖了你的心。”尼禄的眼睛很明亮,却也单纯,“你看他的眼神骗不过我——因为我也算是过来人。我从你的眼神就看得出你在乎他——但是你却从来都不会说。你可能很胆怯,V——但这种胆怯并不是因为你弱小——这一点我再了解不过了。你在害怕什么……”

V依然苦笑,说不出话。

 

“感情让你觉得很困扰吗?”尼禄问他,“还是‘爱’字让你觉得耻于开口?都什么年代的人了,你怎么还会这么别扭啊?!”

V含笑看着他:“年轻真是好啊……永远只有简单的是非曲直,爱或不爱。我们那个时候的人可从来不把爱挂在嘴边。”

“可也不能否认感情的存在啊!”

他抬手制止了这场争论:“好啦,尼禄,那么遥远的问题咱们没必要在眼下就争出个结果。与其担心我,你倒不如先想一下自己的问题。在你自己有勇气坦白爱意之前,你有没有勇气应对随之而来的一切苦难、你有没有准备承担你所爱的一切责任?用你的一生,去守护那一个诺言?”

“V?”尼禄怔住了。

 

V也望着他,眼中有千言万语,最后却只是化作一个风轻云淡的微笑:“尼禄,还有很多事情……你不懂。”

评论(12)

热度(121)

© 白马公主009 | Powered by LOFTER